<menuitem id="5lxtr"></menuitem>
<menuitem id="5lxtr"></menuitem>
<var id="5lxtr"></var>
<var id="5lxtr"><dl id="5lxtr"></dl></var> <ins id="5lxtr"></ins>
<var id="5lxtr"><video id="5lxtr"><thead id="5lxtr"></thead></video></var><var id="5lxtr"><strike id="5lxtr"></strike></var>
<var id="5lxtr"><strike id="5lxtr"><thead id="5lxtr"></thead></strike></var>
<var id="5lxtr"></var> <var id="5lxtr"></var>
<var id="5lxtr"><strike id="5lxtr"></strike></var><cite id="5lxtr"></cite>
<var id="5lxtr"></var>
<cite id="5lxtr"></cite><var id="5lxtr"><strike id="5lxtr"><listing id="5lxtr"></listing></strike></var>
當前位置:

瞭望丨制造業湘軍煉成記

來源:《瞭望》 作者:白田田 編輯:姜媚 2021-07-13 17:23:41
時刻新聞
—分享—

工人在中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機車車體車間內進行焊接作業(2020年3月3日攝)陳思汗 攝

百年風云,瀟湘波涌。作為新中國成立前僅有幾十家工礦企業的工業弱省,湖南已崛起工程機械、軌道交通、航空航天三大世界級產業集群,創造出一大批“中國第一”“世界第一”。

世界最長鋼制臂架86米泵車、“神州第一挖”200噸液壓挖掘機、“全球第一吊”3600噸履帶起重機、全球最大平頭塔機、國內最大直徑盾構機……這些服務重大項目建設的大國重器皆出自湖南制造類企業。

蝶變背后藏著什么密碼?

與時代同頻共振敢為天下先

1986年,湖南漣源的偏遠山村,30歲的梁穩根和3個志同道合的伙伴放棄“鐵飯碗”,拿著東拼西湊的6萬元,創辦了一家焊接材料廠,即三一重工前身。

時任湖南省委書記有次來考察,看到廠門口貼著一副對聯:“創建一流企業,造就一流人才”,建議加個橫批“做出一流貢獻”?!叭弧庇纱硕鴣?。

1994年,在改革開放春潮涌動的年代,梁穩根嗅到春天的氣息,決定進入大城市省會長沙,進入大行業裝備制造業。此后伴隨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這家地方小廠迅速發展成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機械制造商和全球挖掘機“銷量冠軍”,年營收超過1000億元,不久前躋身《福布斯》世界500強。

與時代同頻共振的,還有軌道交通。

中車株機是制造湘軍發展軌道交通的參與者與見證者。始建于20世紀30年代的中車株機公司機車事業部總成車間,熱鉚連接的鋼結構廠房沿用至今,訴說著“中國電力機車搖籃”的漫長歲月。1958年12月30日,我國第一臺干線電力機車就在此成功下線,如今最新的動車組、大功率電力機車也在此生產。

中車株機公司機車事業部總成車間主任王永成工作30多年,對每一代機車如數家珍。他說,從中國首列自主研制的商用中低速磁浮列車,到世界首列儲能式現代有軌列車,再到全球最大功率電力機車……每個時期,株機人都不斷往前看、往前走,才有了現在最先進的產品。

中車株機所在的株洲現已發展成全球最大的軌道交通裝備研發制造基地之一,集聚了多家知名軌道交通企業,電力機車占全球的市場份額達27%以上。隨著“一帶一路”倡議實施,株洲的電力機車也成了中國裝備“走出去”的先鋒。

今年3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的先進制造業集群競賽決賽優勝者名單中,湖南“長沙市工程機械集群”“株洲市先進軌道交通裝備集群”位居其中,取得中部6省第一的佳績。

堅定不移要搞就搞出名堂

湖南中部的老工業城市衡陽,華菱衡鋼老廠長殷文忠喜歡沿著一條老路,踱步進入廠區。他親眼看到,當年毗鄰衡鋼而建的水泥廠、標準件廠等老字號企業黯然退場,衡鋼卻活力依舊。

2020年,疫情沖擊下,華菱衡鋼實現產銷量正增長,出口量位居行業首位。2021年上半年,衡鋼各產線換擋提速,鐵、鋼、管月產量和發運量均創歷史新高。

“一盤散沙難成大業,緊握的拳頭打出去才有力量?!币笪闹倚纳袊@,一代代衡鋼人繼往開來、堅定不移走專業化道路,才成就了今日輝煌。

如今,華菱衡鋼在陸地石油開采、深海石油開采和運輸、液壓設備制造等領域書寫了18項世界和中國紀錄,樹立了多個“國內第一”的技術標高。世界排名前二十位的油氣公司中,一半以上是衡鋼客戶。

堅定不移做好一件事也是很多湖南制造企業的標簽。在湖南人眼里,這叫“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

10年前,湖南松井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凌云劍決定進入汽車涂料行業。汽車車燈里有一種特殊的防霧涂層,長期以來只有日本一家企業能生產,市場前景廣闊,但進入門檻很高。

凌云劍組建的第一個研發團隊用了3年,花費數百萬元還“沒聽到水響”。又找海外博士、國內頂級高校博士,一任接著一任干,經過上萬次配方試驗,產品終于在2019年研制成功。

有人對凌云劍說:“你真沉得住氣?!彼卮鸬溃骸昂先恕缘眯U’,要搞就搞出點名堂?!?/p>

2020年6月,上交所洪亮的鑼聲響起,湖南松井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陸科創板。這家來自湖南寧鄉經濟技術開發區的企業,成為“科創板UV涂料第一股”。

搞出名堂的還有山河智能。2012年工程機械行業遭遇斷崖式下跌,湖南幾家龍頭企業陷入低谷,甚至面臨生死存亡考驗。以山河智能為代表的企業始終聚焦主業,堅持自主創新,確保研發投入不減少,最終見到曙光。

目前,山河智能在全系列挖掘機、現代鑿巖設備、通用航空裝備等十多個領域,成功研發出200多個規格型號具有自主知識產權和核心競爭力的高端裝備產品。山河智能創始人、董事長何清華說:“這條以自主創新謀求長遠發展的路,我和同行們會堅定地走下去?!?/p>

自我革命搶占智造制高點

當今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風起云涌。作為傳統制造大省的湖南,正由“制造湘軍”向“智造湘軍”轉型,搶占數字化、智能化“制高點”。

位于長沙湘江新區的中聯智慧產業城,已投產的大中型挖掘機裝配車間里,運用5G等技術的配送機器人、涂膠機器人正在“忙碌”作業,展示著“老牌”工程機械企業中聯重科布局數字經濟“下半場”結出的果實。

60多歲的中聯重科董事長詹純新,說起數字化理論和實踐,絲毫不輸年輕人。他描繪的藍圖是,中聯智慧產業城將“面向未來、引領20年”,按照全球頂尖標準,建成智能化和無人化的“黑燈產線”。

而湖南本土鋼鐵企業華菱集團,也啟動了“5G智慧工廠”建設,把機器視覺、無人駕駛等黑科技應用于車間,有效提高了管理效率與精度,一改過去鋼鐵行業“傻大黑粗”形象。目前,這家企業的鐵耗指標已達到國內同行業領先水平,高爐利用系數全國領先。

還有三一重工,跨越了粗放式增長階段,更加看重人均產值等質量指標。2020年,三一人均產值達到400萬元,超過卡特彼勒等國外巨頭。較上一輪行業高峰期,三一重工在沒有新增廠房、員工大幅減少的情況下,創造了遠高于過去的經營收入。

“在新一輪競爭中,要么翻身,要么翻船?!比恢毓た偛孟蛭牟ㄕf,“我們將抓住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和第四次工業革命兩大曠世機遇,為中華民族貢獻一個世界級品牌?!?/p>

湖南省面向未來為20個工業新興優勢產業鏈劃重點、出對策。根據規劃,到2025年,湖南工業新興優勢產業鏈產值要力爭突破2萬億元,占全省規模工業增加值比重40%以上。

此外,湖南正著力打造技術水平高、經濟效益高、發展質量高的國家重要先進制造業高地。在產業界人士看來:這將是一個顛覆式質變。

來源:《瞭望》

作者:白田田

編輯:姜媚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湘商頻道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