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5lxtr"></menuitem>
<menuitem id="5lxtr"></menuitem>
<var id="5lxtr"></var>
<var id="5lxtr"><dl id="5lxtr"></dl></var> <ins id="5lxtr"></ins>
<var id="5lxtr"><video id="5lxtr"><thead id="5lxtr"></thead></video></var><var id="5lxtr"><strike id="5lxtr"></strike></var>
<var id="5lxtr"><strike id="5lxtr"><thead id="5lxtr"></thead></strike></var>
<var id="5lxtr"></var> <var id="5lxtr"></var>
<var id="5lxtr"><strike id="5lxtr"></strike></var><cite id="5lxtr"></cite>
<var id="5lxtr"></var>
<cite id="5lxtr"></cite><var id="5lxtr"><strike id="5lxtr"><listing id="5lxtr"></listing></strike></var>
當前位置:

放棄養豬,選擇長沙!果呀呀創始人吳畏最成功的兩大選擇|湘農薈驛站①

來源:紅網 作者:曾鵬輝 鄧曉娟 編輯:胡沖 2021-09-02 21:35:30
時刻新聞
—分享—

編者按:2021年上半年,湖南與安徽的GDP總量相距只有一杯果茶。安徽90后女孩吳畏放棄養豬、選擇長沙,用一杯果茶征服五一商圈,引來茶顏悅色投資果呀呀。這是一個堅韌不拔的創業故事,也是一個地方經濟“與其更好,不如不同”的思考向度。

端著飲料在長沙五一商圈閑逛的女孩,無疑是快樂的。

如果端著自己出品的飲料呢?那應該是天下最快樂女生。

圖片

8月26日下午,90后安徽女孩、果呀呀創始人吳畏坐在世茂金融中心告訴記者,“不快樂!至少暫時不快樂?!?/p>

她的話一點不假,因為讓她操心的事太多——

今年的果茶店要開到100家、手工作坊式操作擴張速度太慢、純水果飲料成本過高……

外圍還有看不見的各路資本紛紛搶灘五一商圈,每一個茶飲品牌后面都有資本巨鱷A輪B輪輸血……

每天從早10點到晚10點,這位90后女生仿佛被不斷送進果罐里與水果一起攪拌,每一杯果茶里都裝著她的焦灼與憧憬。

青春無畏,失敗也無所謂

吳畏來長沙賣果茶,本來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事??即髮W填志愿選的是經濟管理專業,安徽農大偏偏安排她學“養豬”。這位來自安慶農村的女孩沒有選擇余地。

大四實習期,吳畏騙父母說去了一家國有養殖企業。其實她花了110元找中介打臨工。超市賣水、路邊發傳單、賣保險等都做過。最后,她留在一家賣“地下鐵”品牌的加盟奶茶店兼職銷售。每小時6元報酬,她很知足。老板是長沙人,也就是現在的合作伙伴。

業績是銷售員唯一的實力證明。公司元旦推銷會員卡,吳畏想了很多辦法,請同學畫了一幅漫畫,并配上廣告詞,她就站在海報旁吆喝,吸引了不少人進店消費。后來才知道,第二天老板對這位不同尋常的女孩關注了一整天。吳畏當月賣卡的業績超過了所有店員。

奶茶店兼職一年后,吳畏大學畢業。讓吳畏沒想到的是,老板居然沒留她繼續工作,而是主動勸她,到外面闖,理由是怕耽誤年輕人的前程。

吳畏北漂。兩年后,奶茶店垮了,老板回到長沙。老板再問吳畏,想不想一起在長沙做自創品牌的奶茶。吳畏沒有猶豫,“可以”。

一句可以,吳畏拿出了決絕行動。果斷辭去北京的工作,瞞著家人賣掉了父母給她在合肥買的小戶型房子、還帶著跟無數人借的現金,只身一人到長沙與老板合伙賣奶茶。

她記得那天是2013年五一勞動節,她說,這輩子估計就是一個勞作的命。

她不知道的是,長沙五一商圈,那是曾經被前輩們拼殺得日月無光的“商業五虎鬧長沙”的碼頭;她更不知道的是,茶顏、一點點、COCO、茶百道、喜茶、奈雪的茶、書亦燒仙草等一大批品牌已三步一店、五步一攤搶占了各有利位置,并擁有了各自穩定的粉圈。

5c9861c6-3be1-42be-a613-4843c395be4d_副本.jpg

“我名字就是無畏,就算失敗,青春還在,一切無所謂?!眳俏返脑捳Z有種視死如歸的悲壯與膽量。

后來她說,如果輸了,只不過是打回原形賣豬肉。她介紹,與她公司只隔一條五一路,就有一家賣豬肉聞名的上市公司新五豐。

與其更好,不如不同

跟所有初始創業者的經歷一樣,吳畏捧著這一杯奶茶,一路走得磕磕碰碰、潑潑灑灑。

第一家店開在長郡中學旁邊,現場制作紅豆熱茶。生意像熬制的紅豆茶湯,沒有大的沸騰,但也在不斷冒小泡。略有盈利,這對于吳畏而言,算是最好回報。

磨礪兩年后,仍無法破圈。吳畏再也不想保守發展,堅決開第二家店,選址最繁華的解放西路沃爾瑪附近。她一口氣租了兩個聯排門面。這一舉動把房東嚇到了,“年輕人租一間吧,虧的可是真金白銀啊?!痹诜繓|看來,五一商圈路段鋪天蓋地的奶茶店已完全容不下吳畏。

開張生意就不好。吳畏不斷改造店鋪,改旋轉門、改玻璃門、改廣告牌、改景觀燈……先后丟下近200萬元還不見底。很長一段時間,吳畏擼起袖子,親自拿著麥叫賣??腿藳]吸引幾個,倒是她的叫賣方式引起了其他果茶店、烘焙店、服裝店老板的關注,他們還號召員工來學習吳畏式的吆喝。

圖片

新店天天虧,唯一支撐吳畏走下去的理由就是第一家店還在盈利。有段時間,房租無法按時交。吳畏生怕被房東攆走,只好天天將當日營業額全部匯給房東,一千、兩千……房東老板竟被她感動了。

“產品賣不動,應該是定位出了問題,必須從源頭上調整?!眳俏窙Q定走一條完全不同的路。

吳畏的奶茶比起茶顏、COCO、一點點等成熟品牌,完全不是一個檔次,茶顏店前顧客樂呵呵排隊兩個小時等候是常事。奶茶無法超越茶顏,“與其更好,不如不同?!眳俏吩僬{整方向。

圖片

賣水果飲料。但很快就發現,產品又賣不過喜茶、奈雪,那些是果飲界的老大老二,而且領跑者們標準化程度高,擴張速度飛快。吳畏無異于小麻雀虎口搶食。

后來居上的檸季品牌,因為致力于打造特色檸檬茶,很快搶占了市場。

小店要生存,只能差異化發展。吳畏豁出去了,決定選擇門檻最高的水果茶。每一杯果茶都選用當季水果現場手工制作,比拼的不只是工匠精神,還有水果質量、管理成本,擴張速度等現實問題。比如,采購水蜜桃,不同產地的桃子甜度就有差異。顧客遇到不同的桃子口味,就會對產品質疑。

吳畏義無反顧選擇最難的道路。她告訴記者,“選擇最難的路總比死路要好,至少有路走?!?/p>

很快,單個果茶店當日銷量過2000杯,而且也出現了如茶顏一般排隊購買的場景。吳畏慶幸,“苦苦支撐到了倒下的前一夜?!?/p>

圖片

為了采購到全國最好的當季水果,吳畏獨自到水果產地租農用車進果園,與果農直接談產品。芒果雪樂是爆品,撐起70%的市場。吳畏多次去產地比較,終于簽訂了長期購銷協議,1至7月采購三亞小臺芒,8至12月又選用攀枝花大芒果,消費者一年四季都能喝到最新鮮的芒果飲品。

吳畏具有超強的憂患意識,堅守只做直營,不搞加盟。因為產品都是靠手工操作、靠真材實料贏得顧客,一旦加盟店某個環節出問題,所有付出都會一夜歸零。

快樂幸福的果茶杯子只有抓在自己掌心,整天勞碌奔波的吳畏才覺得踏實。

為了提升精細化管理,吳畏還潛入某知名品牌店做了一年的服務員,每天工作8小時后,再返回自己店鋪,接著干8小時。有一次在餐廳聽到熟悉的吆喝換零錢的聲音,嚇得她躲在操作間不出來,那位阿姨專門在她店里換錢,生怕認出來。

新鮮果茶飲料開始被消費者接受,也引起了茶顏創始人呂良的關注。呂良跟吳畏見面第一句就是,“小小妹子,大大的能量?!边€主動加吳畏微信,吳畏扎實驚掉了下巴。接下來出現了一道奇觀,茶顏店開到哪里,哪里就有吳畏的店,而且兩家店都排著長長的隊伍。值得一提的是果呀呀比茶顏價格平均高10元。

今年7月底,呂良在微信朋友圈中高調透露,每天都要喝果呀呀,而且已決定投資。

“五一商圈”適宜孵化

各類新型消費品牌

吳畏不買車、不買房、也不追求奢侈消費,一門心思擴大門店,做強品牌。時常掛在她口里的一句話是“活久見”,她解釋為,公司活下去、活得久,才會有最好的遇見。

吳畏已有44家店,近千名員工,并成功打磨出近20個品種的果茶。但吳畏清醒認識到自己的品牌放在長沙這座新型消費網紅城市里微不足道。哪天不努力,哪天就消失。

吳畏喜歡跑到邊遠的農村,與果農聊水果。通過助農平臺“湘農薈”牽線,我省新寧橙子、炎陵黃桃、澧縣葡萄等,都與之簽訂了長久購銷協議。她看到的不只是果茶產品質量更有保障,更多的是因為她和團隊的努力,將有可能讓更多城市務工人員轉向家鄉開發荒山,遍地種植水果。站在荒郊山坡,吹著風,吳畏告訴記者,那種成就感跟開店一樣舒心。

圖片

“我們只是把吃水果換成了喝水果”“爸媽又在嘮叨,該吃水果了”“我們單純做水果,單純裝進了果杯里”“減少你吃水果的一切麻煩”……吳畏堅持飲品水果造、溫情造。正如分眾傳媒董事長江南春在《人心紅利》一書中說的,社會開始由人口紅利向人心紅利、流量紅利向精神紅利轉換。緊抓人心才能贏得市場,吳畏算是踩準了節奏。

吳畏力爭今年在長沙經營100家自營店,盡管難度很大,但決意已定。就像她的安徽老鄉,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在他的新能源汽車剛上市時,就宣布用五年時間追上特斯拉。吳畏的志向除了激勵年輕團隊,還有另一層含義,將來只有足夠多的自營店才可能搞中央廚房,全城配送,降低成本,真正讓上班族們便利地吃到水果。

吳畏每天都會騎著電動車,穿行各店鋪之間。清晨5點與子夜零點的長沙,她都能感受到城市的煙火味道。除了奶茶果茶品牌外,還有文和友、墨茉、虎頭局、盛香亭、零食很忙……以及永遠都走俏的小龍蝦、臭豆腐、辣條……這些產品都注重完美品質,牽著全國消費者的胃。這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城市,而每位市民、每個品牌、每個行業、每個職能部門都在為城市的活力添勁,完全適宜孵化各類新型消費產品。而文化底蘊深厚、傳媒業發達、房價低廉等也是外人關注的重點。吳畏興奮地跟記者聊及這些,仿佛她早已是一位“老長沙”。

“放棄養豬,選擇長沙!”吳畏說這是自己20年來做得最成功的兩件事。她坦言,如果這杯果茶放在安徽,恐怕難以做成現在的味道。這話不假,正因為長沙打造的各種新消費網紅品牌,通過互聯網走向全國,而火爆品牌也在反哺長沙,為城市帶來巨大流量,供給端需求端呈現兩旺態勢,倒逼吳畏們不斷創新,各自在殘酷競爭中找準定位。

采訪吳畏時,正出榜上半年全國各省GDP排名。湖南排第九,安徽緊跟其后,兩省差距1090億元。據中商產業研究院預測,2021年我國果飲料市場規模為1287.1億元。

一杯果茶,正是安徽與湖南GDP的距離。吳畏和五一商圈的果飲產業,已是最精準的參照物。

777.jpg

來源:紅網

作者:曾鵬輝 鄧曉娟

編輯:胡沖

本文為湘商頻道原創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

本文鏈接:http://www.lmingy.com/content/2021/09/02/10106105.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湘商頻道首頁